Tuesday, 3 August 2010

全球化的双重危机:从墨西哥湾到亚利桑那


杰布 斯普拉格(Jeb Sprague)& 西赛尔 罗德里格斯(Cesar Rodriguez) 。

从漂浮着絮状原油的墨西哥湾,到发生针对移民袭击事件的亚利桑那,如今我们的国家似乎正处于一种持续的紧张状态。而对于在全球化进程中居于核心地位的我们来说,这两则事件都能在我们社会的基本结构中找到其更为深刻的原因。

四月二十日,距离路易斯安那海岸五十英里远的英国石油公司(BP)海上钻井平台发生了爆炸事故,从而导致十一名工人丧生并引发大量原油从海底喷涌而出,这次原油泄漏事件是美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而仅仅在三天后,亚利桑那州州长简•布鲁尔就签署了针对非法移民的第1070号新决议法案,要求州警核查一切有非法移民嫌疑的移民的法律地位。尽管这两件事看似毫无关联,但是在一个认为资本的积累远比人的生计和生存环境更为重要的价值体系内,考虑这两者如何复杂的进行相互作用就显得极为重要。



正如社会学家莱斯利斯克莱尔所描述的那样,全球化时代存在着两个核心危机:(1)世界各国日益加剧的贫富两极分化现象,(2) 伴随“非可持续发展体系”而来的生态危机。

在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的2010年,我们更为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两个核心危机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即在亚利桑那州由本土主义者所激起的对于贫困和敏感人群的强烈抵触情绪。而对于墨西哥湾的原油泄漏事故,联邦政府并未力挽狂澜,恰恰相反,政府中的精英分子所采纳的做法以及全球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已经十分明确的表明他们放弃了保护海洋的努力。

在布什政府的第二任期内,美国矿产管理服务部曾表示石油公司应该明确海上钻井所产生的环境影响,而这一政策在奥巴马任期内仍然有效。

美国加州圣巴巴拉大学海洋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同时也是美国国家流量技术小组成员的艾拉·莱弗表示:“毫无疑问,这是英国石油集团公司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泄露事故,对于十万平方英里的洋面来说,这次的泄漏量是十分巨大的”或者更为确切的说,这也就意味着每天新产生的污染原油至少有400万加仑。”

如今,一条长达十英里的絮状油带正漂浮在墨西哥湾复杂多变的洋流中。美国海湾沿岸的湿地本是一个有着众多动植物种群的生物栖息地,而现如今却面临毁灭性的生态破坏。同时,洋面上残留的石油还威胁着世界仅存的7种海龟中的5种,多种鲨鱼、海豚、软体动物,以及布朗鹈鹕和大约96种候鸟。

阿塔卡帕-伊沙克族是临近墨西哥湾的路易斯安那州大巴尤地区的土著部落,在其数百年的历史中,他们经历了原住地的衰落。普拉克明区的黑渔村的许多渔民,在刚从五年前的卡特里娜飓风破坏中逐渐恢复过来时,又不得不因此次事故而封港禁渔。而在当地的另一座小城--圣伯纳德区,联邦机构已近设立了一些检查移民工人的检查站。

像英国石油公司这样的跨国石油公司,在政府中同盟力量的支持与默许下,才获取了海底钻探权。也正因如此,一些跨国农业公司,同样在取得墨西哥政府某些重要人物的支持后,从墨西哥农民手中夺取了大量的土地。

所以,在国内失业率上升和家园被侵占的情况下,许多人选择背井离乡前往国际性大都会--美国。正如社会学家萨斯基·亚沙森所说,本应用于低端服务业和制造业市场的廉价劳动力却在为高收入生活模式下的专业化的,扩大化的服务部门工作。

与以往的国内商业垄断明显不同,上述双重危机的实质和跨国性的商业行为式紧密相关的。英国石油公司(BP)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不仅其生产制造网络,就连其投资组合也实现了跨国化。同样地,亚利桑那州出现的过度依赖移民劳动力的现象也呈现出跨国化趋势。现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移民劳工的身影,他们已经成为影响全球资本主义经济的关键性因素。

当下美国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充满了对英国石油公司(BP)的愤怒和反对。而且在其它涉及全美问题的讨论中过度依赖移民劳动力的现象依然是众矢之的。人们对这一现象的指责并没有因为对英国石油公司(BP)的愤怒而减少。

就盖洛普的全国民调显示,这场旷日持久的排外运动看上去还是取得了一些成功。例如1070号决议案在亚利桑那就得到了很高的呼声,该州在2004年曾禁止10万选民参与登记投票,这10万人中绝大多数是拉美裔。而如今,1070号决议案在剥夺非法移民选举权的基础上进一步剥夺了低收入拉美移民的选举权。

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罗素·皮尔斯曾经力促使1070号法案得以通过,现在他正在努力促使另一项新的法案通过。该项法案旨在否认无证移民的孩子自出生起便享有美国公民身份的权力。此种权力源于1868年,根据第14项修正案的权力条款,黑奴的后裔自出生在美国起便享有美国公民身份。皮尔斯在接受CNN采访时向记者解释了他提倡的一种高度证券化的外来务工人员计划:“粮食必须进口,但是我不希望有人来擦我的车,修剪我的草坪,我也不会去吃快餐。(外来人员务工)不应该享有本地公民身份,不应获得永久居民身份,不能带家眷小孩,不应该来给当地纳税人增加负担。来工作就可以了,挣了钱,拿着支票就回家吧。”采访皮尔斯的CNN通讯员称,这是“没有劳动者的劳动”。

就在民主党一个新移民计划的起草人参议员查克·舒默谴责了称非法移民为“无证劳工”的政客们的同时,民主党仍旧继续着右倾路线。而在移民权利运动中与奥巴马政府目前关系密切的亲商派,长久以来一直寻求能声援和增援这场更大规模的平民运动。

现在,从墨西哥湾到亚利桑那大学,人们都三缄其口。墨西哥湾里格兰德岛的渔民们声称他们被迫和英国石油公司(BP)签署合同,答应保持沉默,否则就不能得到补偿金。在亚利桑那州,美国种族研究计划被强制终止之后,在学校毕业典礼上站出来抗议该事的副教授桑德·索托也被在场的部分观众嘲笑。

然而,一项由下自上的运动正在逐渐酝酿。五月下旬,十万人聚集在亚利桑那的菲尼克斯抗议1070号法案。三个没有护照正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学生在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办公室里进行静坐示威。在美国的西南部城市里,学生和社会活动的活跃分子进行了很多抗议活动。墨西哥湾里的居民们,例如普拉克明区的居民,也在组织抵制运动。据石油业的支持者和美国内政部长肯·萨拉查秘书透露,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的虾类水产商黛安·威尔逊,在最近的参议院能源听证会上甚至做出了将浑身浇满汽油的激进举动。

萨拉查部长,奥巴马总统,还有英国石油公司的执行官们,都不时地对变化雄辩滔滔。但是外来劳工和环境问题还是暴露出,由上层集团驱动的全球化是一台机器,它在创造利益的同时,也让许多人深受伤害。安慰的话语是不能够弥补这些伤害的。

塞萨尔·罗德里格斯和杰布·斯普拉格是美国加州圣巴巴拉大学社会学博士课程的研究生

UTOPI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